2021年1月18日,外交部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如果美方真的尊重事实,就请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请世卫组织专家去美国开展溯源调查。

2020年5月8日、7月9日、8月11日、10月16日,弗赖堡2021年1月5日,外交部都在例行记者会上提到了德特里克堡。无一例外,每次的主题都是——要求美方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允许世界卫生组织(WHO)专家开展新冠病毒的溯源调查。

被外交部屡屡点名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究竟是干什么的?这个地方为什么又跟新冠病毒扯上了关系?

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位于美国的马里兰州,是美军最重要的生物防御技术研究机构,即美国陆军传染病研究所。然而,它却被美国《政治杂志》称为“美国政府进行最黑暗实验的中心”。

一个月生产了1.3亿只携带黄热病病毒的蚊子; 制造多种生物毒素并在纽约等美国人口稠密的大城市进行模拟作战试验; 研发了遗毒50余年,致使大量新生儿畸形的生化武器“橙剂”; 在受试者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精神控制试验,致使受试者精神失常; 储存着67种高危病原体(包括埃博拉病毒、炭疽、鼠疫等); 出现了炭疽病菌遭人为泄漏,造成17人感染,5人死亡。 ……继承“731”的“魔鬼遗产”,为战争罪犯脱罪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恶名远扬的日军731部队在中国东北开展了包括人体试验在内的各类生物战与细菌战研究,并在中国战场投掷生物炸弹,炸弹中装有感染霍乱弧菌的苍蝇,造成数以万计的民众染病身亡。

日本军队在中国发动细菌战的行为引起了美国军方的恐慌。美国决定秘密发展生物武器和相应的对抗手段以预防今后可能发生的生物战、细菌战,于是聘请了威斯康星大学的生物化学家艾拉·鲍德温主导该项目。1943年3月9日,德特里克堡生化基地正式建立。

日本投降后不久,手握大量生化战资料的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为逃避战争后的审判免于一死,与美军达成了一项“合作”:交出他手上取得的所有生化研究数据,以换取自己和手下的研究人员免受战争罪起诉的“优待”。

而美国为了扩充自己的生物武器,不仅与石井四郎达成了这一肮脏“交易”,甚至还额外“加码”:通过对远东军事法庭的操纵,赦免了731部队的主要罪犯的罪行,聘请石井四郎赴美国马里兰州担任生物武器顾问,并为其专门提供了一栋研究大楼。

得到了731细菌部队留下的“魔鬼遗产”后,弗赖堡德特里克堡陆军生物战争实验室发展迅速。1952年初的朝鲜战争中,美军用装有感染了鼠疫、霍乱的跳蚤、蚂蚁、苍蝇的细菌弹,对朝鲜和中国东北发动细菌战,与当年日本的恶性如出一辙。

而在后来的越南战争中,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牵头研发的生化武器“橙剂”,更是伤害了高达480万越南民众的健康。时至今日,越南的土地上仍留存“橙剂”的余毒,还有人因它深陷于水深火热之中。

“橙剂”是由两种除草剂「2,4-D」和「2,4,5-T」等比例混合而成的一种落叶剂。除了这两种主要成分外,“橙剂”在生产过程中还会产生毒性极强的「四氯双苯环二噁英」(TCDD)。

TCDD的毒性比剧毒物质氰化钾还要毒上130多倍,比砒霜强上900倍,素有 “世纪之毒”之称。只需将80克的TCDD放在供水系统中,就足以杀死一个拥有七八百万人口的大城市中的所有居民。

此外,TCDD化学性质非常稳定,在环境中自然消减50%就需要耗费9年的时间。由于脂溶性非常好,它易于蓄积在动植物体内的脂肪组织中,并且能够通过食物链富集,也就是越在食物链顶端累积的量越多。进入人体后,则需14年才能全部排出。

美越战争后,“橙剂”遗留下来的伤害逐渐显现。部分越南民众体内的TCDD含量远高于常人,身体出现了各种病变,有的甚至患上了喉癌、肺癌、帕金森病、高血压、缺血性心脏病等疾病。

但更可怕的问题还在后面。目前医学研究证实,TCDD会入侵人体DNA,诱导基因突变,使人致癌、致畸,还会对子宫中发育的胎儿产生强烈损伤,造成长期的生殖毒性,甚至会改变他们的生育和遗传基因。

在越南长山地区,经常会诞生或是颅骨缺少或是没有眼睛或是肢体残缺的怪异新生儿,智力发育受损的儿童更是普遍。这些新生儿和他们的家长,就是“橙剂”的直接受害者。

许多参与美越战争的老兵都有极为相似的经历,有的是自己患上了喉癌、肺癌、霍奇金淋巴瘤等癌症,还有的是生出的后代有严重畸形或是先天性疾病。研究显示,已有10种疾病被证实与“橙剂”有直接关系,包括心脏病、前列腺癌、氯痤疮及各种神经系统疾病等。

其中糖尿病的发病率比正常人高出47%;心脏病的发病率高出26%;患霍奇金淋巴肉瘤的概率较普通美国人高50%;他们妻子的自发性流产率和新生儿缺陷率均和比常人高30%。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在给其他国家带来灾难的同时,也给不少美国国民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痛苦。

随着核武器的诞生,生物武器受到冷遇,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也一度被“雪藏”。但随后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为了对人类精神控制展开研究,重新启用了德特里克堡。

报道标题:德特里克堡秘史——中央情报局意识操控实验基地。 图源:国土安全网

为了证明对人进行精神控制的可能性,CIA聘请了化学家戈特利布作为研究项目的主导人,通过对精神药物的种类、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xlhz.com/,弗赖堡剂量上重新组合、配合电击,对人开展精神控制实验。

1954年,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曾连续77天向7名黑人囚犯注射“两倍、三倍、四倍”剂量的致幻剂,而这些囚犯或许根本不知道自己“参与”了这项精神控制研究; 在另一项实验中,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先给战俘注射了镇静剂,后又服用兴奋剂,就在受试者精神错乱,状态衰弱的过渡状态时,将其置于高温、低温和电击等多种不同的极端环境下,试图以此方法对其进行精神控制。 ……

这一系列的精神控制实验最终导致了数以千计的死亡。直到20世纪70年代,德特里克堡的精神控制实验才被美国政府叫停。

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将此实验评价为:这是美国政府对人类进行的最可怕的实验。

即使德特里克堡犯下种种罪行,无论是在美国国内还是世界都是如此臭名昭著,美国政府还是不顾重重反对,坚持扩建德特里克堡,并在2008年顺利完成了扩建工作投入使用。但就在扩建完成之后没几年,2019年8月,德特里克堡突然被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下令关停。

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对外声称:因德特里克堡涉及埃博拉病毒等危险微生物的研究,因此暂时关停。 而该研究所发言人林登在一次采访中则表示,德特里克堡的关停是由于其内部的“废水净化系统能力不足,去污系统仍存在机械问题,有化学物质泄漏”。

2019年10月3日,被美国CDC勒令关停后不久,CDC公布了美国发生不明原因肺炎,发病地遍及美国48个州,累计病患人数为2807人,死亡68人。当时美国CDC表示,可能是雾化电子烟导致的肺病,因此又称为“电子烟肺炎”。但是,美国梅奥诊所研究了17位电子烟疾病患者的肺组织样本后,发现其损伤像是接触有毒化学物质导致的。

报道标题:“正在流行”的神秘肺病——大量的严重肺病困扰着医生和公共卫生专家。图源:纽约时报

2019年11月,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宣布,由于美国CDC指出的所有不遵守安全规章制度的问题都得到了解决,德特里克堡将重启部分设施。

2020年3月,在通过了美国CDC的最后一次实地检查后,德特里克堡于3月27日又突然重新全面运行,并获得了美国联邦政府高达9亿美元的拨款,以研发新冠病毒疫苗。

德特里克堡在2019~2020年间突然关停又突然重启,以及德特里克堡曾经发生过人为泄漏炭疽病毒的先例,美国又在此时陷入“大流感”、“电子烟肺炎”当中,时间线如此吻合,也引发了一系列猜测和怀疑。

由于美国并未开放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WHO的专家无法进行实地考察,新冠病毒是否真的出自于此尚未可知。

我们期待美国开放德特里克堡生物基地,让世界一起看看里面的“真相”。#外交部喊话美方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