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xlhz.com/,布莱顿

流利又纯正的女声从一双黑胖小手握着的有道词典笔里发出来,孩子们新奇地盯着词典笔,抱着英文绘本聚精会神的阅读。

这是一个小屋,是我们承接石家庄市民政局困境、留守儿童社工服务项目后,精心为孩子们打造的七彩世界。

不足40平的小屋里,有黑板、有图书、有英文阅读角、也有孩子们成长的记录……七彩小屋,承载着很多困境、留守孩子的欢声笑语,是孩子们的避风港,也是孩子们未来的希望……

2019年3月5日,是我们社工团队第一次和小屋见面的日子。怀着忐忑又期待的心跟随乡里的工作人员一起来到上方村,“它”的原身是一间仓库,村委们提前把里面的东西搬走了,专门腾出来给我们。

说实话,第一次看到房子,有点“吃惊”,不是“惊喜”而是有点“惊吓”!地是洋灰地面,墙上有大片的霉点,屋内空空如也,只有一个破旧的木头柜子。屋里有浓浓的霉味,不能遇到雨天,一下雨就漏。没有空调没有电扇,没有暖气,冬冷夏热,以至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冬天的时候孩子们和社工的手冻得通红,夏天热的后背上的衣服都被汗湿了一大半。

尽管房屋简陋,条件艰苦,但我们的小屋依然吸引了很多困境、留守儿童来参加。每到周末,风雨无阻,孩子们都会准时来到小屋,参加社工组织的托管课堂和趣味活动,孩子们快乐的笑脸,是对我们付出最棒的回馈。

当然,简陋的小屋也在社工一直努力协调下,一点点改变着。联动当地民政部门,一起为小屋添砖加瓦,采购地板革重铺地板、采购电扇空调解决冷暖问题、做彩钢房顶应对漏雨、换灯泡、做门帘、修窗户。还发动志愿者一起给小屋墙面粉刷出力,把小屋收拾的焕然一新,这样的环境,才更适合孩子的成长。

小屋自身环境好了,内在也得跟上。首先社工根据儿童的身心发展特点,把小屋装饰成孩子们喜欢的氛围,配套上老游戏百宝箱,各种儿童成长游戏道具,每次一个游戏、每次都有新体验。

其次,链接社会组织给小屋捐图书、书架、学习用品,让我们小屋有了图书角;链接教育机构、志愿者来上音乐、足球、摄影、绘画课程;链接基金会和企业,为小屋的孩子准备新年礼物和英语阅读笔……随着小屋一点一滴的充实,小屋建设起来了,内容丰富了,孩子们来到小屋才可以更加享受和投入。

不过一个小屋容纳的孩子毕竟还是有数的,整个上方乡乃至行唐的困境、留守儿童不止这些,其他的孩子也需要我们的帮助。

我们团队在工作过程中了解到当地的困境、留守儿童除了个性化的成长需求外,主要还是家庭经济困难,分布在不同的村子里,受限于我们小屋的场地大小,本村的困境、留守儿童也不能完全参与进来。

团队的小伙伴们一起讨论后决定,把上方村的“七彩小屋”当作一个平台,链接各种资源对接到当地困境、留守儿童集中的学校提供多样化的安全课程、心理课程、兴趣课程、课外实践活动等,填充当地教育资源匮乏的部分。

同时,寻找爱心志愿者、爱心企业、爱心志愿组织、基金会为当地家庭困难的儿童提供助学金、小爱包、温暖包、阅读包、运动包等等,改善困难儿童的家庭经济情况和生活情况。逐渐的,我们的身影在各个村出现,了解各个村儿童的情况,为他们提供支持和帮助。

其实,除了给儿童提供服务外,我们也给家长提供了家庭教育小课堂,因为很多孩子的问题,是由于家庭教育的不恰当或缺失导致的,所以家庭教育这块,我们也不能放过。

除此之外,当地的儿童督导员、儿童主任才是儿童保护工作的中坚力量,凭借社工自己的能力,远远达不到服务那么多的孩子和家长,所以把我们的理念和工作方法传递给他们,也是我们工作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

小屋的建设好了,配套的制度也跟上步伐研究出来,规范化的运营方式才能让小屋运行的更长久,更顺利。随着工作的开展,运营小屋的经验积累,我们研究出来“一平台(七彩小屋)+2机制(日常托管机制+经济救助机制)+N课堂(针对困境留守儿童、他们的家长、当地儿童工作者三类人群的特色课程)”服务模式,经过一段时间的验证,觉得这套服务模式可行,也能满足大部分困境、留守儿童的需求。

服务人群有了、服务平台有了、服务职责和制度有了、服务模式也出来了,噫,这个小屋好像可以复制推广了。嗯,可以,马上行动!和当地民政部门沟通我们的理念和服务模式,双方一起合作,把我们的小屋从上方乡的1个,逐步发展到17个,在行唐县留守、困境儿童集中的乡镇、村落建设,把我们的小屋开到最有需要的地方去。

以上方乡上方村的“七彩小屋”作为示范点,把服务模式、工作经验逐步复制到各个乡镇的“七彩小屋”上去,让每个乡镇和村子里的孩子们,都能享受到“七彩小屋”的服务,都能得到更多的支持和帮助。

2020年初,忽如其来的疫情肆虐,使我们都被封闭在家中,但是这也没有影响我们小屋的运作,我们开启了行唐县“七彩小屋”线上活动,将几个乡镇的儿童都纳入到该群中,为他们提供线上的丰富的兴趣爱好、亲子关系、课业辅导、健康知识等活动。

除此之外,也没忘了当地的有生力量的培养,为儿童工作者和志愿者提供线上培训课程,改变他们的理念,提升他们的能力,为了“七彩小屋”的重新开启做好充足的准备。

可是,即便我们做了这么多的工作,内心里还是有隐隐的不安,如果我们现在走了,这些小屋要怎么办?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的小屋来到了第三年,也是我们项目的第三年,快要接近尾声。布莱顿如果我们的项目现在撤离,当地的儿童工作者对于“七彩小屋”的服务模式还没有完全吃透,没有项目资金支持,很多小屋可能连活动物资也接续不上。

面对这些问题,我们和民政部门一起积极的想办法,讨论“七彩小屋”如何才能长久接续的运营下去,制定相关的实施方案,积极引进外部的基金会资源和企业资源,为当地的“七彩小屋”提供经济支持。

河北省民政厅了解到我们的项目情况,特意邀请壹基金和字节跳动工作人员来我们的小屋参观指导,肯定了我们的工作成果,结合基金会之前在贵州开展流动儿童服务的经验,决定要在河北省内通过3年的时间建设100个“益童乐园”,其中就有我们行唐县。

我们也联系了中国扶贫基金会的“童伴之家”项目,希望他们可以落地到河北,落地到我们行唐县。

经过努力,我们终于在“留下不走的小屋”这项工作上迈出了一小步,虽然名字可能会变,其实服务没有变,为孩子们未来发展操着的心也没变。未来,我们也要和民政部门、各个基金会携手,为当地留下更多的“小屋”,为更多的孩子们提供支持和帮助。

2021年3月是我们行唐县上方乡“七彩小屋”困境、留守儿童服务站正式开放的2周年,值此社工日宣传之际,记录下我们小屋的成长历史,记录下社工在乡村振兴中做过的尝试和努力,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关注到困境、留守儿童,为他们提供更多的资源和课程,加入我们的小屋,让我们的小屋长久运行下去,和我们一起关注困境、留守儿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